Michiyo

越南人 | 全职高手 ♥ 魏琛

© Michiyo

Powered by LOFTER

刘皓生贺。那向阳的路啊,是自己走出来的。

蓟·木草:

计划了挺久的生贺。最后结尾比较仓促。希望皓皓可以放下一切w因为在空间说了写不完直播喝崂山圣水所以砍掉了大概两三千字……。过一阵子补上来。纯友情向哈哈哈。
皓皓么么哒♡

    新一届的全明星赛在H市如期举行。取得了世界第一的国家队员们自然都榜上有名。而兴欣这一下子就占了仨。
   
     除了这国家队的14个人,除了霸图老将韩文清,轮回副队江波涛,百花的于锋,邹远,虚空的吴羽策等熟面孔。还有一个半生不熟的。 
    
     刘皓。

    这是他第二次入选全明星。相较于第一次的激动和功利心态,这次倒是相对平稳很多。

   刘皓没有等呼啸的其他队员一起前往H市,自己背着个背包带着墨镜提前一礼拜就到了。

    他回到自己还在嘉世时买的房子。房间不大,就是70平的单元房,但是布置的很温馨。从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兴欣网络会所的一小角。

    他扯开盖住家具的塑料布,扬起的灰扑了他一脸。一下子扑在咖啡色的布艺沙发上蹭了蹭,满足的笑容像一只午后晒太阳的猫。

    回家了。

    这种感觉是别的地方不能给他的。一年加上打比赛和长假的时间,其实刘皓回到H市的次数并不少,可每次回来都会有这种到家了的迫切的心情,即使这个地方带给他的并不全是快乐。

    做过大扫除之后痛痛快快的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抱着来时买的零食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动漫。这种生活真不错,也许退役之后就是这样的生活。刘皓这样想着,目光下意识的瞥向窗外兴欣网吧的那一小角。

    叶修刚被自己赶出嘉世的时候,心情并算不上畅快。有点高兴又有点堵。当然,刘皓把这一切归结于被老板当枪使的不爽。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思念也是。当他已经习惯于老队长懒懒散散的发号施令,习惯于老队长对于荣耀一丝不苟的态度,习惯于练习的时候被老队长虐的满地爬,习惯于那人带着一丝调笑的“刘皓,你这不行啊。”,习惯于在听到那句对自己的否定之后的咬牙切齿。在刘皓没留神的几年里,他的老队长对他的潜移默化的改变即使他再不相信却也已经成为事实。面对新的队长刘皓怎么也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准。不习惯,各方面都不习惯。

    在习惯的工作练习状态被打乱之后,思念也扑面而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的荣耀第一人能心甘情愿的当一个小网管。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他也鬼使神差的经常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网吧对面不远的台阶上。透过玻璃门可以隐约的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即使那个影子十分模糊,他也能准确的辨认出来那是不是叶修。刘皓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想看着那个人。如同冥想,能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

    “刘皓你这是要干什么?”陶轩将一叠照片甩在刘皓面前。照片上的人努力想要将自己藏在角落里,眼睛亮亮的盯着前面。网吧反光的玻璃门隐约的透出叶修的身影。

   原来自己看着他的时候,是这样的吗。就好像一个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个信教徒在膜拜自己的神灵。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吗。

    “你想什么呢?现在装的一副恭敬的样子给谁看?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别忘了叶秋是你赶出去的。这次的事情战队给你压着,再有下次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是,我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刘皓转身刚要走出老板的办公室又被叫住:“把照片拿走。”

    刘皓说不出来当时的心情,现在想想似乎是有些开心的。照片被嵌在了相框里,摆在家里的茶几上。相片里自己的背影被虚化的厉害,玻璃门中叶修的身影也模糊的厉害。这样很好。

    吃光了怀里的三袋薯片拍掉手上的渣渣然后一口气灌了半瓶可乐打了个超级响的嗝。

    这样很好。






    全明星当天,各战队的队员们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扯淡等着正式开场。离开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观众席上基本上就已经坐满了人,面基的集邮的,抢周边的秀签名的,外面还有卖荧光棒和鲜花的商贩们嚷嚷,热闹非凡。呼啸的休息室里却是安静的异于平常。 

    刘皓被队友盯着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低头轻咳了一声打破尴尬的气氛。

    “我说副队……你这脸怎么……”赵禹哲一屁股坐到刘皓身边抬手搭上刘皓的肩膀,凑近了盯着刘皓嘴边的火疙瘩。

    刘皓尴尬的想扯扯嘴角又疼的他“嘶”的一声哈喇子差点飞出来“我……吃薯片吃的……上火。”捂着嘴不让自己有什么大的表情苦着脸带上一个粉色的小口罩。

    唐昊嘴角抽了抽:“刘皓你这口罩……”

    “啊……妍琦给的。”刘皓的声音有点闷闷的,嘴也张不开有说话有点含糊“家里只有个墨镜找不到口罩儿了,今天来的早那妮子给了我一个。”

    “挺适合你的。真的。”阮永彬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气质特别符合。就那种……奶妈的气质。”林枫在旁边接茬。

    “我可气你的吧。”嘴角长包的刘副队说话有点漏风“奶妈的气质不是阮永彬吗!”

    “不不不林枫想表达的不是这个。”唐昊说着挪了挪位置离刘皓远远的:“他想说的应该不是奶妈,是老妈子。”

    “队长,你再这样我就要谋朝篡位了。”

    “我可去你的吧。”唐昊照搬了刘皓之前的话,故意说的字正腔圆:“爸爸下克上的时候你还没入选全明星呢。”

    刘皓被气的不知道说啥,其实就是知道也说不出来。就算说出来也漏风。

    以前的刘皓哪些想过能跟这帮人相处融洽,在他眼里这帮人就是一群半大孩子,一个比一个熊的那种。然而这群队友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刘皓对他们的印象。很单纯,很朝气,很融洽,很熊。

    刘皓泪眼汪汪的瞅着阮永彬,就那么瞅着,也不说话。出于奶妈的心理阮永彬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哄孩子一样的拍拍自家副队的后背:“哦哦哦乖哦我们不跟他们玩哦不哭不哭——”

    推门进来的呼啸经理看到这一幕心理只有一个念头:这破队迟早要完。

    “时间要到了。你们准备准备。刘皓你的脸要不要紧?”
    “没事到时候要问就说他长智齿。”

    “诶对这个理由好。”

    “哎呀唐队今天怎么变这么聪明。”

    “你小子脑袋伸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妈的智障。懒得说话的刘皓翻了个白眼然后冲经理点点头,略带抱歉的弯了弯腰。

    经理对于刘皓还是正常人这件事非常满意。无视了边上吵闹的熊孩子们扭头走出休息室。

    “走走走走走!”唐昊站起来把队服往肩上一披抬手勾住刘皓的脖子就往外走:“ 爸爸带你以下克上去。”

    刘皓一个趔趄从唐昊胳肢窝底下钻了出来,一个大白眼翻的,一点黑眼仁都瞧不见。

    刘皓和唐昊走候场的通道提前去等着,其他的队员随后走员工通道去特设的坐席观看。一群20多岁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正围一圈蹲在地上打牌。

    “三带一!”

    “压你!”

    “要不起。”

    “你走你走,看你还能走啥。”

    ……

    刘皓看着黄少天跟孙翔都快掐起来了,就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喻文州坐在边上给楚云秀剧透,苏沐橙坐旁边堵着耳朵啊啊乱叫,李轩跟吴羽策坐在一边一人带着一个耳机看里番。于锋在跟张佳乐说邹远吃菌中毒趴在训练室的椅子上划船,方锐缠着周泽楷要集邮,刘皓走过去说了声“何必自取其辱。”

    “说真的,刘皓。你嘴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这么欠呢?”方锐看见他脸上的口罩就知道出了啥事。五期生第一次聚会的时候去吃的麻辣小龙虾,刘皓那火上的嘴角的疙瘩一礼拜都没下去。后来其他那帮人就总变着法的给刘皓寄什么巧克力啊麻辣鸭胗啊泡椒凤爪啊之类的吃了必上火的东西。然后看阮永彬在群里说他们家副队今天嘴角的包长了多大个,又说虽然起了泡但是自己抢吃的还是抢不过他。然后看刘皓在群里嚷嚷“你们有种寄辣椒你们有种寄钱啊!”

    “来,皓皓,跟我念,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花凤凰。”方锐故意冲着刘皓,嘴张的老大。

    “妈的你再这样我就要打人了QAQ”

    “皓皓乖。”周泽楷从裤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刘皓面前。

    “你看我现在张的开嘴吗。周泽楷你大爷你还买可乐味的!”

    周泽楷一脸你不吃就算了然后拆开糖果包装随手塞方锐嘴里。

    周泽楷你学坏了知道吗你以前不这样的。

   “快快快进场了!叶修人呢?!去哪个旮旯抽烟了??方锐你快别吃了!沐橙!沐橙!喻队已经不说了你可以放手了!”作为主场的兴欣战队的老板娘到了后台觉得粉丝们不知道这帮大神台下的状态这些也是挺幸福的。

    随着激昂的音乐以及炫目的灯光效果,观众席上渐渐的没有了声响,大家摒住呼吸等待着自己的偶像进场。

    第一天是一些跟粉丝的互动游戏。队员和现场观众组队跳火圈,队员们跳,观众干扰对方队员,也可以击杀对方的观众。一方出现人员伤亡或者一方完成跳火圈任务游戏结束。火圈有持续伤害并且做无规律运动,每跳完一个火圈会有相应的分数加成,火圈越小分数越高,但是伤害也就越大。率先得到一百分的队伍获胜。

    游戏有惊无险的进行着,除了王杰希那里出了个小插曲外大家都还是很顺利的。经过了国家队的比赛后个人风格更加突出,重拾了魔术师打法的王队长也是更加让人捉摸不透。跳火圈这个游戏项目就像给他量身定做的一样。一开场就骑着扫把咻咻咻的乱窜,时不时还扔个烧瓶恶心人。但是苦了跟他一队的小奶妈。游戏结束后奶妈一脸我想奶你可是我追不上王队你还是自生自灭吧的表情站在舞台上。当主持人问道和偶像同台竞技的感受时牧师妹子一脸悲愤:“王队,您压抑了自己的魔术师打法是不是因为被奶妈骂过。”

    王队眯起大一点的眼睛做了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方士谦以前跟我说,我要是再不配合团队以后每场比赛都放生我。”

    其实方神的原话是:“王杰希你慢点!!我奶不着你!别瞎跑!你再瞎几把浪我放生你了啊?!”

    妹子们拿了纪念品满足的下台,知道王杰希这段历史的几个老将在一边憋笑憋得脸都绿了。

    第一天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过去了。

    再次面对叶修,近距离的站在他身边,近距离的站在他身边,刘皓感觉自己意外的平静。就好像当初的自己猝不及防的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一样,现在的自己好像也细水长流的,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这个人抛除了自己的世界。

    散场之后也没什么其他的事,除了几个特别能闹的其他人都各回各家了。刘皓在场馆旁边的狗食馆里要了份清炒菜心和地三鲜,打包了两碗米饭带回家。

    茶几上的相框直愣愣的立着。刘皓嚼着菜心直愣愣的看着,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低头扒了两口米饭,疼的五官皱在一起,一边嘶嘶的一边在那嚼。低头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一沓照片。就是陶轩甩在他面前的那一沓。里面有一张把他拍得很好,角度棒的就像摆拍的写真一样。刘皓抠开相框把里边的照片换成自己,然后把剩下的相片磕哒两下扔进抽屉。

    妈的还是自己比较帅。

    比周泽楷还帅。

    刘皓蹬了拖鞋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客厅里60寸的大彩电放着鬼畜视频,毛毯直接蒙过了脑袋。

   都过去了。

    第二天的活动结束的比较早,刘皓提前告了病假翘掉了采访悄么么从小后门钻出去透气。自己以前在嘉世的时候就喜欢从这个门出去透气。门后是条没什么人的小马路,应该是会场运送东西的专用门。

    关上门倚在墙上长出了一口气。耳朵被会场里的尖叫震得现在还嗡嗡响,眼睛有点酸。

    “刘皓啊,挺久不见啊。”

    右下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刘皓吓得一哆嗦。
    刘皓扭头一看叶修正蹲台阶烟熏火燎的。他还真不知道叶修也知道这个地方。

    “啊,叶队。您也在啊。那不打搅您了。”刘皓说着就像推门回去。

    “诶没事,不打搅不打搅。”叶修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今天打得不错啊,你这嘴怎么了?又起疙瘩了?”

    “没有没有,还差的远。”刘皓笑着。有些尴尬又有点开心。毕竟自己终于被这么强大的人认可。

    刘皓感觉自己轻快了许多。他回想着团队赛时的状态,手指敲击键盘的劈啪声也有了节奏。很不一样,跟以前的自己很不一样。一种心头的重担被搁下的爽快,仿佛随时都能起飞。

    “诶,刘皓,你跟这儿眯着干啥,赶紧了回去了。”唐昊探出个头:“诶叶领队你也在啊。”

    “又不是在国外叫什么领队。”

    “队长你这么快就好了?不是在采访么。”刘皓有点惊讶,若是自己肯定还要被记者纠缠一阵子。

    刘皓把门拉开大一点一脚踏了进去,回身冲叶修点点头:“叶队,那我们就先走了,下次比赛再见。”

    叶修没说话,冲他摆了摆手。唐昊已经回到门后的走廊上催促着。刘皓走过去,带上了身后的门。门缝虚掩着,阳光透过来在他脚下铺开一条金灿灿缝。

    “怎么这么快就采访完了?”

    “是啊,用你叫我的法子,别说还真好用两个问题过去他们就说不出话了。”

    “我教你的……什么法子?”不知为何,刘皓有点淡淡的惊慌。

    “你说的啊,不管记者问什么问题,就两种回答——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

    刘皓有点想哭。我教你的?我就教你关你屁事了???

    腹诽总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他确实教过唐昊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但是他的原话本是:如果记着问战队接下来的动向,那就是关你屁事,但是不能这么说,要说我个人也不能代表战队的意见,接下来的打算还是要大家一起商量着来才行,毕竟还有这么多强大的对手呢,总不能把战队的计划拿到明面上说呀,至于我们的计划,只要您关注我们战队总会知道的,也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对于自家队长这么一长串只记住那句不能说的,刘皓心有点累。但是也有些羡慕的,能随心所欲的说出心里话。可不是么,我们战队的事情,跟你们有啥关系。刘皓越想越开心,被记者欺负了好几年的面善心黑的刘副队终于借着队长出了口气。

    “我靠副队!最后那一刀真是太帅了我跟你讲!”

    刘皓刚进了休息室就被一群半大小子围上,津津乐道着刚刚在赛场上刘皓的精彩表现。

    “真的是!副队我是你脑残粉!” 

    “好好好,我知道我帅。”刘皓背上包,眼睛弯弯的:“你们再这样队长会吃醋的啊。”

    “吃哪门子的醋啊我!”唐昊抬手揉上刘皓的后脑勺——嘿这小子头发手感还不错。

    “一起回呼啸吗?明天九点的飞机。”

    “啊,当然一起回去。”

    “今晚副队请客!请客请客!”

    “对!请客!我们要撸串儿!”

    “妈的你们看我的嘴,还撸串?嫌我火不够大?”

    “不!管!撸串走起走起走起!”

    “副队你最帅了么么哒!”

    “靠阮永彬你恶心不恶心。”

    “恶心的就是你,最好把你恶心的吃不下去省的跟我们抢。”

    “我靠队长你别拦着我!今天我要让他叫爸爸!”

    “不拦不拦,你要不打他你是我孙子。”

    “靠!”

    妈的智障……。刘皓跟在这一群活宝后面,一种既当爹又当妈的身心交瘁和喜悦参杂在一起说不出的滋味。

    算了,随他们闹。

    太阳挂在澄澈的天上,阳光热烈。面前的路照的锃亮,晃的人睁不开眼。
    

发表于2017-02-09. 转载于 蓟·木草. 33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