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iyo

越南人 | 全职高手 ♥ 魏琛

© Michiyo

Powered by LOFTER

【昊皓】孤掌难鸣

一碗小九喵:

*我真的很喜欢新呼啸。他们符合我对英雄的所有想象。

 

*写燃向真的很苦手,所以最后还是借了昊皓来表达了。希望能有那么一点点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吧。

 

*写PK场面也很苦手,请教了离歌和狐狸还是没用。我胡诌的。大家意思意思放过我吧。

 

*查来查去没查到呼啸那位天国的骑士君叫什么,所以随手私设了一下。

 

*应该没什么要预警的……哦,是原作向。

 


 


 

>>>>>>>>>>>>.

 

【昊皓】孤掌难鸣

 


 

火光遥远的地平线处闪烁,像从天而坠却未熄灭的流星。刘皓在满地碎石里摸索,爆炸激起的烟尘在四周流动,他看不清情况,只凭感觉在地上爬行滚动,避开擦身而过的炮弹。他心里惶恐而茫然。

 

队长呢?队长他们在哪里?对,要先和队长汇合,无论如何。

 

他心如擂鼓,凭印象朝刚刚有火光闪亮的地方跌跌撞撞而去。然而先前躲过的那颗燃烧弹在滑开数米之后却以诡异的轨迹直坠而下,在刘皓身边不远处炸裂。热浪和气流立即将他向边上抛过去,重重摔落在一堆断壁残垣里。浓重的火光在视网膜留下了深刻印象,让他一时间除了血红什么都看不到。刘皓在废墟里挣扎,他感觉不到半丝疼痛,但此刻顾不上想太多。

 

到队长那里去,跟他们汇合。不然就糟糕了。

 

他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至于为什么会糟糕,什么东西会糟糕,却从未在他脑子里闪现过一秒。他手脚并用地将把他埋住的石砖扫开,撑着膝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弥漫的烟尘逐渐沉淀,却奇异的能看到大颗的灰黑粒子悬置在空中。烟雾里慢慢显示出一个人的轮廓,朝他的方向而来。刘皓低下身子,眯起眼睛凝神细看。

 

那个人只是朝他走近,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准备。刘皓的戒备心慢慢低下去。

 

“队长?”他轻轻地咕哝了一声。那个人没有答应,只是继续前进。刘皓在一片残骸里站直身子,伸手拍了拍裤腿,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整个人僵在原地,他转身想跑,双腿却如同灌铅。不仅如此,连同脖子都似乎被无形之手扼住,让他只能抬着头,注视着面前人不断逼近。

 

那哪里是什么唐昊。

 

是苏沐澄。

 

她的面庞清爽而素净,半点不像在战斗里挣扎过的样子。兴欣队服上的鲜红像血液似的往下滴落,扎得刘皓双眼酸疼。她笑盈盈地朝刘皓靠近,长发在身后扬起,容姿靓丽。刘皓看着她,浑身的血液仿佛冷冻得再也无法流动。她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

 

“我很介意的。”她说。她的嘴角还上扬着,眼神却淬了冰,狠狠攥住刘皓的心脏。下一秒,穿着队服的年轻女性变成了手持枪炮的沐雨橙风。

 

炮筒对准了刘皓,里面黑黝黝的,仿佛世界的尽头。

 

“我很介意的。”枪炮师又一次说。她按下了扳机。

 


 

刘皓猛地睁开眼睛。

 

昏暗的天花板上白炽灯没有点亮,几条纹路在暗色里像瘦骨嶙峋的枯爪狰狞着边缘攀爬。偶尔路过的汽车车灯透过遗漏一丝缝隙的窗帘将天花板染成黯淡的银色,一闪而逝。刘皓盯着那个暗沉沉的灯管大口喘气。

 

这不是什么战场边缘,没有碎石,没有废墟,没有炸弹,更没有苏沐澄和她的沐雨橙风。

 

那只是个梦。

 

但他的心仍旧在鼓噪。混乱而没有节奏。咚咚声响简直要把自己的耳膜震碎。

 

叶修,苏沐澄,兴欣。

 

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些名字,恨意像汹涌的岩浆喷薄而出。但在岩层深处,一绺微小却不可忽视的恐惧擒住了他。他仿佛站在火山口边沿,痛恨的熔岩已经耗尽,那里只剩漆黑寂静的洞穴。他向下张望,深渊永无止境。有什么东西从深处向上涌动,在上升的过程中迅速膨胀。

 

你打不赢他。你以为你赢了的时候,他只不过还没出手。你输了。输得无比难看。你谁都赢不了。废物。

 

废物。

 

废物。

 

恐惧的深渊。

 

刘皓觉得胸口发闷,他也许是想哭。但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他心口,他想尖叫,却发不出声,他想大哭,却流不出眼泪。深幽而没有光芒的深渊看着他。细小的藤蔓在边缘攀爬,尖锐的荆棘攫住他的脚腕。有什么声音在心里说,坠落吧。

 

他好像迈开了脚步。

 


 

没有疼痛,只有坠落。

 


 

“咔哒”轻轻的声响把刘皓从坠落中拯救出来。他发现自己不小心又陷入另一个梦境。天花板上的裂缝安然的龟缩在墙角。汽车驶过的声音响起,带来一道微弱的银光。

 

刘皓的心里一片空茫。他朝发出声音的源头看过去。唐昊身上还是呼啸的队服。深深的灰色和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他把水杯放在柜子上,拧开边上的塑料小罐。几片药片在塑料碰撞声里跌落在他掌心。

 

“要我扶你吗?”他站在床边,垂下眼睛看陷在被窝里的刘皓。

 

“不,不用……”刘皓咧开嘴干笑了两声,手肘支着床铺想把自己撑起来。无尽的酸疼在他身体里翻涌。后脑勺隐隐作痛。他终于回到现实世界。常规赛倒数第二轮结束。呼啸负于兴欣。刘皓堪称本场发挥最糟糕选手。他恨不得失忆,可一切历历在目。他恨不得永远昏睡下去,可是一醒来,就看见唐昊。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看不清唐昊的表情。刘皓努力试图从刚刚那个简短的句子揣测唐昊的态度。可是那几个字没什么特别的语气,也无法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他有点绝望地闭了闭眼,其实还能有什么呢。这个以强势著称,脾气耿直的队长,难道还会对他有什么温柔的关怀吗?

 

可是他的手如此温暖。

 

刘皓最终还是没能靠自己的力气坐起来,他靠在唐昊臂弯里,呼啸队长伸长另一只手捞过一个枕头在他身后放好,这才抽开手臂,把微微收紧的拳头摊开在他面前。

 

“吃药。”他言简意赅地说。

 

“谢谢队长。”刘皓声音发哑,还是勉力扯开一个微笑。他抬起手想要接过药片和水杯,但是两人都看到,他的手指还在发抖。比赛后的疲劳没有消除,昏倒之后的混乱梦境更进一步的加剧神经的紧张,还有尚未消除的情绪,一切都让刘皓的身体状况跌在谷值。

 

刘皓勉力想稳住自己的手,可是他的努力只是让情况更糟糕。小小的药片全都洒在床上。他几乎要哭出来。一个电竞选手,一个以手为生的职业选手,居然连一杯水都拿不住。

 

床铺的一边产生了轻轻的下陷,唐昊在床沿坐了下来。他一手扶住刘皓的肩膀,一手拾起床上的药片送到刘皓嘴边。刘皓别无他法,只好就着他的手把药吞进嘴里,嘴唇碰到唐昊柔软的掌心的触感让他浑身僵硬,大概是夏季的缘故,还尝到了一丝咸味。那只手很快就撤开了,转而拿过水,依样递到他唇边。清润的液体把药片冲刷进食道,连带滋润干燥的喉咙。

 

一杯见底。唐昊问他:“还要吗?”

 

唐昊扶他起床喂他吃药都已经像见了天大的鬼了,刘皓哪里还敢再要求,连连摇头。唐昊于是放下杯子,可似乎没有走的意思,在一边的椅子上重新坐了下来。

 

刘皓渐渐觉得人好起来。他靠在柔软的枕头上,慢慢顺过呼吸,一边用余光偷偷瞥坐在一边的唐昊。他低头摆弄着手机,手指被微弱的亮光柔化了边缘,上上下下移动。

 

他到底来干什么的?刘皓实在无法想象,唐昊坐在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等自己醒来,然后喂药喂水。来骂他的吗?不会是想等自己好点了拿自己发泄一顿吧?他顿时心神有点紧张。这一役他前功尽弃,不能不想一年合同到期之后,他在呼啸还能不能有自己的位置。在这里头能说上一言半语的人只有队长。可是——唐昊……

 

刘皓觉得前路毫无希望。想到这一层,他心里又松下来,低头看了看还在发颤的指尖。

 

骂了就骂了吧。唐昊总不至于打他。

 

似乎察觉到他心神宁静下来,唐昊放下手机,抬起头。刘皓也坐直身子,双眼无神地面向唐昊。

 

来吧来吧。他心想,随便什么都行,趁早骂完让他睡一觉,开始想想转会窗开的时候还有哪里能去吧。

 

“你还行不行?”

 

然而唐昊抛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句。

 

“啊?”刘皓完全没反应过来,直愣愣地望着唐昊,半张嘴发出一个傻到极点的单音。

 

“下个礼拜打微草,我问你行不行。”唐昊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他一只手搁在床头柜上,一下一下地叩击着柜面,发出轻微而快速的声音。刘皓还在失神中,唐昊的话完全不在他预料内,刚刚清醒过来的大脑在重新思考和组织语言的过程中无比迟缓。唐昊看他不答话,愈加烦躁起来。他皱拢眉头,脸色阴沉下来,“如果你不行就早点说,下场换徐彬上。”

 

废物。

 

低沉的恫吓声又在刘皓耳边响起来,他前所未有的感受到被抛弃的仓皇感。

 

如果你不行,就换别人上。

 

凭什么,他哪里不行。因为他输给叶修?可是谁不是输给了叶修?因为他输给苏沐澄?他四下躲避,操作得直到现在手都还在抖,谁看见了?谁知道?他没有努力吗?他还不够努力吗?

 

怎样努力,到头来都不过是一句,你不行。

 

“说你,是因为你不好。”叶修慢悠悠的声音像无孔不入的瘴气。刘皓仿佛能嗅到那隐隐约约的烟草味。他犹如一头困兽在结界中到处乱撞,却永远不得其路。

 

他到底哪里不如人?谁能比他做得更好吗?在那样的情况下?赵禹哲?郭阳?林枫?总不能是阮永彬吧?还有你,唐昊,你能?你能保证在那个时候不被沐雨橙风吃死,摆脱甚至反击?

 

徐彬?

 

他费了一番气力才想起这个在呼啸坐了快一个赛季冷板凳的骑士选手。就算他再不好,居然轮到一个二线的骑士来顶他的位置?

 

刘皓心乱如麻。他想起过往种种,只觉得一口甜腥哽在喉头。叶修嫌弃他,嘉世抛弃他,雷霆看起来对他不错,可是那又怎样,如果他待到肖时钦回来,那里又怎么会有他出头之日?到如今,呼啸也……

 

呼啸又算个什么东西。东拼西凑的队伍。百花来的队长,嘉世来的气功,蓝雨来的盗贼。元素是土生土长的,可最佳新人心高气傲却没几斤几两。治疗?治疗倒是不错,可是他几场没在团队干点什么了?

 

刘皓完全忘记自己递出申请的时候满心满脑认为这个队伍有夺冠的希望,是个一展手脚的好地方。他心里只想着,连你也,唐昊,连你也不过一丘之貉。他倒没意识到,唐昊又凭什么非得和他统一战线不可。

 

“算了,明天再说吧。”唐昊看他半天不说话,敲着桌面的手停下来,他拿起手机想要站起来。

 

“我没不行!”和他的动作一起爆发出来的是刘皓的低吼。他背脊挺得笔直,攥着床单的左手犹在颤抖却用力得指节泛白。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唐昊,但看起来又仿佛透过他在看别人。唐昊没见过刘皓这般失态的模样。像只身从淋漓大雨里走出来的鬣狗。敏感而暴躁。脆弱却强硬。

 

但他很快又恢复过来,变成平常绕着人团团转的哈巴狗。

 

“不是,队长,”他皱着鼻子笑起来,带着一点讨好的意思,“我是说我没问题。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能上的,打微草能上的。劳队长挂心了。”

 

唐昊站在原地打量他,黑亮而无机质的眼睛好似玻璃球,看不出半点情绪。刘皓心里凄惶,唯恐他不相信,还抬起右手稍微握了握。

 

“队长,你看,我没事的。明天肯定能好了。”

 

唐昊微微拧了拧眉,刘皓更加焦灼,恨不得现在就下床打一场向唐昊证明自己,他还待说点什么,却见唐昊弯腰拎起椅子靠到墙根放好。

 

“行就好,那你好好休息。一切照常。”唐昊双手插兜,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他的声音波澜不惊,和问他要不要喝水一样平淡。

 

刘皓心里松下来。

 

呼啸还没抛弃他。唐昊还没。

 

他缩进被窝里,昏昏沉沉地又睡了下去。

 

这一回,一夜无梦。

 


 

刘皓忐忑地推开呼啸训练室的门板。

 

他睡过了头。昨晚的一切让他心力交瘁,吃下去的药片里似乎也含有安眠的功效,因而一觉睡到天光大亮。医务室的保健医生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确认经过一夜休息,问题不大,叮嘱了他注意调节饮食,保证睡眠一类有和没有差不多的废话之后,就把刘皓放了出来。

 

训练室和往常没大区别,所有人各自占据在自己电脑面前完成自己的训练菜单。对于对配合需求极小的人盯人战术来说,提高自身本事才是他们最迫切的需求。一片眼花缭乱的屏幕里只有属于刘皓那个是黑着的。他一阵心虚。昨晚上还拍着胸脯跟唐昊保证自己绝对没问题,今天就无故旷了大半训练。打脸来得太快。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只有坐在他边上的郭阳注意到了他。

 

“你没事吧?”他悄声问。

 

“好多了。”刘皓报以一个虚弱而兀自强撑的微笑。二人的简短对话到此为止。刘皓打开机器,挑了一个偏简单的程序当准备活动。

 

直到将尽太阳西沉,他忽然想起什么。

 

“不复盘吗?”他问郭阳,一般来说,打完比赛后一日战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对上一场比赛进行复盘,同时针对暴露出来的问题做新的调整。这一场刘皓输得太为难看,他咬紧了牙才做好复盘面对队长队员批评的心理准备。可是这一天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昨天我们复盘过了啊。”郭阳诧异地看着他,“我以为昨天队长去看你的时候跟你说了啊。”

 

“昨天?”刘皓一愣。昨天不是才刚刚结束比赛吗?他心里一抖,挪动鼠标点开时间,那上面明白无误地写着,星期一。

 

他居然睡了两夜一天之久。

 

可是他们居然在他不在场的时候复盘?这种显而易见的排外感让刘皓心口又开始发痛。但郭阳好像半点没察觉似的接着说了下去。

 

“对啊。昨天想等你醒来的,但是一直等到下午。所以队长说就先复盘了,你的部分到时候他会跟你单独讨论。昨天大家都挺担心的,但是医生又说身体上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过度操劳。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晚上我还去看了你一次,被队长赶回来了。说一天都看了十七八次了有空不如去练习。”他缩缩脑袋,看着刘皓阴晴不定的神情,到底没把“可是队长自己在那坐了几个小时呢”的后半句吐槽说出来。

 

“所以你们昨天就把我的部分跳过了,别的都复完了?”刘皓问。

 

“对。”郭阳点点头,“昨天队长烦恼得要死啦,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烦恼?”刘皓满头雾水,他不过不小心多睡了一天,怎么醒来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唐昊居然会烦恼?他是不是听错了,是烦躁吧?要不就是,暴躁?

 

“是啊,”郭阳神经粗线条的本事在这个时候良好地支撑了他继续说下去,“昨天你一直不醒啊,医生又建议要你多休息。可这不过几天还得打微草啊。我们现在勉强还占着第八排位,能不能进季后就看这一场了。人盯人战术长久不了,可是眼下暂时没别的法子。队长的意思是还是先维持原样,加强个人,能咬下几分就咬几分。这当口儿,还不知道你能不能上,那不是雪上加霜嘛。你要真不能上了,那就只能换徐彬,可他配合次数不算太多,有时候还不怎么跟得上。你说能不烦吗?还好你总算醒了,吃好点啊,就这两天了。”说完还一巴掌摁在刘皓肩膀上。

 

郭阳下了机器去食堂吃饭了。刘皓还坐在电脑前面发愣。

 

你还行不行?

 

你如果不行就早点说,下场换徐彬上。

 

唐昊没什么语气的话在他脑海里浮出水面。他竟然不是责怪他的意思。那只是一个单纯的问句。如果刘皓上不了,他们就不得不换人,如果换人,重新配合能越早适应越好。

 

唐昊竟然只是这个意思。

 

刘皓面红耳赤,那他的反应,岂不是欲盖弥彰?他手里握着鼠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动来动去。

 

呼啸需要他。唐昊需要他。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在嘉世自然没有。在雷霆也没有。

 

这种作为队友,无关于依赖或者被依赖,无关于看得起或者看不起,唯一与之紧密相连的只有胜利二字的需要。

 

夺冠啊。

 

在刘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想这个东西了,呼啸在季后赛门槛边缘的泥泞里挣扎,如果能进,也只有更艰难的跋涉。夺冠?刘皓从来不费心思在这遥远得如同镜花水月的东西上,至少对于现在的呼啸而言。

 

但是唐昊呢?

 

刘皓以前从来没去想过唐昊的事。他关心的事情只有队长今天心情好不好,多说两句能不能显得他作为副队长格外称职。在他心里唐昊和孙翔没什么不同,同一期出道的选手,单打独斗一把好手,团队配合一团烂泥,一个曾经是他的队长,一个现在是他的队长,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一个好哄一点,另一个哄起来比较困难。但反正都是他讨好的对象,仅此而已。

 

刘皓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好笑,这么比起来,唐昊可倒霉多了。孙翔去了轮回,从此一路风光。唐昊跑来呼啸,一个满身窟窿,不知如何填补的破箩筐。破旧立新。呼啸的旧已然不见踪影,可是新,却也同样不知何处。

 

可是这对唐昊有什么。

 

流氓不是核心就打成核心,没有神级角色就横刀去夺,打不好配合就暂且不打,能咬下多少,就咬多少。

 

一匹眼神锋利的月下孤狼。

 

然而刘皓转念一想,却又觉得唐昊实在没什么可怜之处。他想当核心,他做到了。他想要唐三打,他得到了。他要当队长,他成了。每一步,都朝着胜利的方向,接下来的,也不过是切切实实地朝那个方向继续走下去。

 

刘皓总是觉得自己不幸,他有实力,有战术,能公关,却没人赏识。他选定了呼啸,却从没加入过呼啸。他的眼睛高过穹顶,但却从来不知道,九天之上,到底有什么。

 

胜利吗?

 

是一个不错的目标。

 


 

“刘皓?”唐昊的声音恰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刘皓连忙转身。唐昊扶着门框站在训练室门口,大片夕阳从窗口映进来照射在他的身上,深灰色的呼啸队服仿佛闪着隐隐金光。

 

“队长,什么事?我今天感觉好多了。”他急忙站起来迎上去,急不可耐地说明自己今天训练情况一切安好。

 

唐昊点点头,看着他确实精神头不错的样子,甩了甩手走进训练室。

 

“来一场。”他说。

 

刘皓讷讷地跟过去,插卡、登录。他在练习用的程序里等了半天,没看到唐三打的身影,扭过身子一看,才发现唐昊登录的是荣耀游戏的竞技场。练习用的程序会自动记录对战的各种数据,以供后期复盘分析,但竞技场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没人录像,那么谁也不会知道,唐三打和暗无天日此刻在这里进行了一场PK。

 

唐昊报了房间号和密码,刘皓退出程序,转而登了游戏。他刚一点下准备,PK就立即开始了。两人的角色刷新在两角。刘皓这才发现,地图是石林。

 

是呼啸对战兴欣的选图。是刘皓输给叶修的选图,也是刘皓被苏沐澄单对单在团战被打爆的选图。

 

唐昊这是什么意思?

 

刘皓来不及细思,操作暗无天日在地图里移动起来。和兴欣的对战已经过去一天多,但对于刘皓来说,那不过是昨天的回忆。他下意识地采用了对付叶修时候的思路。暗无天日在石林里转悠,沉稳地朝着唐三打可能潜藏的方位前进。刘皓转动一边前进,一边小心地转动视角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他心里还留着一丝疑惑,唐昊可不是叶修,他强硬的战斗方式里从来就没有一丝猥琐的味道,但这番迂回却出乎刘皓意料。他是在复制叶修的打法?

 

这有什么意思。散人快打的无缝连接只有叶修的君莫笑能够完成,再不提,难道唐昊觉得他会再一次犯下比赛里的愚蠢错误?然而不管怎样,刘皓还是采取了稳妥至上的方式。

 

烈焰波动剑扫向了其中一个预测的方向。火光消逝,四周毫无动静。刘皓却没多大反应,方向一转,一个地裂波动剑就扫了过去,然后看也不看,又一个冰霜波动剑袭向第三个方向。在他的预测里,唐三打要不不在,如果在这里,那一定就在这三个方向之中。然而冰浪滚过,飞沙走石停息,周围仍然一片静谧。

 

唐三打不在此处?

 

刘皓在脑海里构筑起地图走向,随即冷静地操作着暗无天日向下一个方向去了。就这么在石林里兜兜转转了好几圈。刘皓愈发不懂唐昊的意思了。打猥琐流,不是唐昊的风格。要试试他还能不能打,这不触发战斗,怎么能知道呢。至于试试他的战术……这图当初是他主张挑的,练习时候的战术也基本是由他提出的。唐昊显然知根知底。

 

“队长?这是?”他怎么想也不明白,索性在公屏里打起字来。又不是生死攸关的比赛,刘皓心里没那么紧张。然而就在他敲键盘的这么几秒钟,暗无天日的视角忽然一片漆黑。

 

抛沙。

 

刘皓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唐三打近身。他连忙让暗无天日后退。虽然视角里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对这张地图的熟悉程度也不是盖的,唐三打可能从哪些方向偷袭他一清二楚,当下一个翻滚操作,向着最不可能的方向避开,躲到一根石柱之后。他这回一下紧绷起来,全神贯注提防四周动静。然而一直到致盲的效果结束。唐三打也没有进一步攻击。视野重新清晰起来,刘皓愕然发现唐三打就站在他的正前方。他们就这么两两相对,刘皓搞不懂唐昊又要耍什么鬼把戏,暗无天日站在原地也没有丝毫动作。

 

“你在想什么?”公屏里忽然出现唐三打的发言。

 

想什么?刘皓一愣。在想你想干什么啊!他几乎抓狂,然而公屏里的回复依然彬彬有礼。

 

“那个,我不太懂队长的意思。”

 

“你不打,那我打了。”唐昊却还在说莫名其妙的话。刘皓一阵茫然,而唐三打却毫不含糊,说打就打,流氓笔直而来,两三步就直取魔剑士面门。

 

耳光、膝袭、锁喉、板砖……

 

所有贴身短打都使了出来。暗无天日的血条快速的下降着。唐昊这是来真的。如果再不反击,就要被他直接连击到死。刘皓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击激出一身冷汗,再无空暇去思索唐昊这一番究竟所谓何事。

 

不行。不能就这么死了。

 

刘皓秉持着这一念头,努力寻找空隙。流氓不是散人,唐昊不是叶修,这一番连击看似完美无瑕,但到底还是有机可乘。刘皓瞅准时机,圆旋波动剑卡进唐三打两个技能衔接的空隙里,弧形轨迹一闪而过,刘皓看也不看结果,暗无天日受身落地,拔足狂奔。接下来的过程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唐三打没有那么容易被甩掉,暗无天日且战且退。恢复强攻模式的唐昊让刘皓觉得熟悉,一开始的莫名和违和感一扫而空。很是酣畅淋漓地干了一架。最终刘皓折损在先头连击产生的差距里,输给了唐昊。

 

刘皓的双手松开键盘,抹了一把额头,在开着空调的训练室里,他居然觉得热。边上传来椅子在地上摩擦的声响,刘皓才从刚才的攻防里的收回心神。PK固然爽快了,可他还是没明白唐昊和他来这一场的意思是什么。总不见得是打一架开心开心吧。

 

他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但唐昊抢先开了口。

 

“你想当队长?”刘皓觉得这两天的唐昊简直人格分裂,说出来的都是些什么话啊。

 

“怎么会……队长这是什么意思?”他陪着笑,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唐昊的神情。

 

唐昊偏了偏头,他一手靠在分隔位置的隔板上,把大半身体重量都压在一只脚上,另一只脚抬起来轻轻点着地面。

 

“那就好,呼啸队长的位置,我暂时不能让给你。”他的表情并不是那么严肃,就好像在讨论一会儿去哪里吃一顿一样,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刘皓额头冒汗。

 

“队长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是呼啸队长,实至名归。什么让不让的,就算您真要让,我也不敢接啊。”刘皓打着哈哈,心里头却打起鼓来。唐昊这队长当得不怎么样,他确是这么认为的。但眼下这个光景他却也不想去当这个出头鸟,原本计划先当着副队长,看看情况再说。但昨日醒来的时候他自觉在呼啸已无前路,而今天听郭阳一说,又感觉心里震荡。心情起伏,一下子倒是无从打算了。

 

唐昊直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把目光挪到他的电脑屏幕上。他们都没点结束战斗,因此刘皓黯淡的屏幕上暗无天日还趴在地上。

 

“你在想什么?”唐昊又一次问。

 

刘皓哑然。他弄不清楚唐昊想问的是什么,自然也就不知道应该摘选出什么东西来答。

 

“队长指的是什么?”他只好干巴巴地反问。

 

“刚刚跟我打的时候,你是怎么想唐三打的。”唐昊把问题说得清楚了一点。

 

“怎么想的?想队长有可能从哪些地方来……”刘皓不知所谓地说了几点,他觉得唐昊这个问题白痴到极点,他在和他PK,当然想的是怎么打啊。但是说着说着,刘皓突然意识到,他是这么想的吗?一开始的时候,他在想,队长这是什么意思,打这场竞技场意义何在。

 

“队长?”唐昊截断他的话,他直直地看着刘皓,眼神不知怎么让刘皓有点畏缩,“哪有什么队长。我是你的对手,是敌人。”

 

那一场PK里,有的不应该是副队长和队长,有的只是他,和他的对手,或者说是敌人。

 

“你是不是怕叶修?”唐昊又接着说。红色一下子在刘皓的脸上窜起来。这是一个他不敢承认也不想承认的事实,却没唐昊这么面对面,没有一丝拐弯地说了出来。

 

“我没有……”他反驳的声音气若游丝,连刘皓自己都觉得,丝毫没有说服力。

 

唐昊当然就更不信了。但是他没露出刘皓想象中的讥讽神情,只是那样直直地看着他。

 

“那里没有叶修。”他说。刘皓怔仲地回望过去。唐昊的眼神半分不错,和他狭路相逢。刘皓听懂了。唐昊在说,那一场比赛里,没有叶修,没有刘皓,只有他和他的对手。他的动机,他的选图,他的动摇,他的失败。唐昊洞若明火。

 

“那为什么让我……”刘皓艰难地开口,为什么让他上这第一战。

 

“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唐昊毫无掩饰地皱起眉,整个表情都在说,这么愚蠢的问题,有什么可问的。

 

“苏沐澄是针对你的。”唐昊不管刘皓的沉默,自顾开始第二个内容。刘皓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和自己复盘。

 

“我把比赛记录看过了,这没什么可说的。我对你们的私人恩怨不感兴趣,反正下一场是对微草。你别告诉我你跟微草的谁还有私仇未了就行。”

 

唐昊竟然不骂他。刘皓觉得匪夷所思。

 

“队长是说我的发挥……”他犹豫着开口,不知道该侥幸地说还行,还是应该诚心地反思忏悔。

 

“灾难。”唐昊毫不犹豫地接口。刘皓一瞬间哭丧了脸。唐昊还是唐昊。无论他这两天表现得多么反常,他依然是唐昊。

 

“但勉强可以算是天灾。”唐昊又补充,金色的夕阳大片大片地铺开来,在他身上刷上一层暖光,连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都显得柔和起来。

 

“差不多就这点吧。别的也没什么了。”唐昊想了一想说,他站直了身子,放下手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唐三打退出了竞技场,电脑进入关机状态。他从刘皓身边经过,拉开门走出去,关门的时候他转过身来,按着门把手停顿了一会儿。刘皓看着他拧眉又松开,面部表情僵硬又柔和。然后他抬起头,向着刘皓的方向。

 

“最后一场了,好好打。”他抿了抿嘴,终于在刘皓面前显示出他是小他两岁的大男孩的神情,“至少,微草没有叶修和苏沐澄。”

 

刘皓听出来了。他的队长在跟他说。

 

别怕。

 


 


 


发表于2017-01-22. 转载于 一碗小九喵. 2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