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iyo

越南人 | 全职高手 ♥ 魏琛

© Michiyo

Powered by LOFTER

【翔皓】真心话

一碗小九喵:

*和 @杏花明灭 玩【重写对方一个剧情】的游戏。但是对不起我把原剧情写得差不多没了cry。

*总之,故事概要是,在和唐昊上床的刘皓接到了在轮回玩大冒险的孙翔的表白电话,然后他的答复很冷淡(是的连all皓都没有了)

*哦,所以有一点点昊皓

*大概前半段发展和关键转折还是和她的一样。但是后面就稀里哗啦的变成了我的东西……

*她的原文在这里↓(替她预警一下唐昊粉和呼啸粉慎入)

【翔皓,all皓】真心话 by杏花明灭

*最重要的是,请不要在意结局!千万!不要在意!


>>>>>>>>>>>>>>>>>.

“喂?”电话终于接通了。

“刘皓,你听着,”在轮回众人众星拱月姿态下的孙翔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插腰,他显然有点紧张,目光从天花板一路逡巡过轮回在场的每一张脸。杜明朝孙翔挤挤眼睛,吴启坐在他边上,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孙翔吞了吞唾沫,吸了口气,用自以为平静的声音朝电话那头说,“刘皓,你听着,我喜欢你。”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燥热的休息室里只有立式空调努力运作的呜呜声,和隔了一扇窗户显得有些发闷的蝉鸣。

“我在和唐队谈事情,有事等下再说。”开着扩音器的话筒里传来刘皓置若罔闻的冷淡声音,紧接着就是电话挂断后单调的嘟嘟声。

室内安静了两秒,然后大家都哄笑起来,杜明拍拍孙翔的肩膀,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

“恭喜恭喜,人生总是要有一次被拒绝的经历才显得比较完整。”

“不要太在意,你可以等下再打一次。”吕泊远挤开吴启,硬生生凑上来慰问孙翔。连周泽楷也抿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好了好了,下一轮吧下一轮吧。”江波涛出来打圆场,把抱在孙翔身上假哭的吴启拉回来坐好,大家重新入座。“孙翔,开个玩笑而已,不要紧吧?”他看孙翔脸色不大好,还是挨过去问了一下,“要不一会儿你再打个电话跟他解释一下。”

“没事,不用。”孙翔语气生硬,脸色到底缓下来,他重新坐到杜明和吴启中间。游戏还在继续,下一个抽到的是吴启,他笑嘻嘻地站起来,一脸没脸没皮啥也不怕的样子。

“也要表白吗?我可以给队长表白!我是队长的脑残粉!”他说着就要去抱周泽楷大腿。杜明刷的一下跳起来,“你居然敢我队长脑残粉的身份!”场面很快又闹起来。只有孙翔坐在那里,他瞪着眼睛,又伸手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划开界面,盯着通话记录里那个不到十秒的第一条看了一会儿。他霍然站起的动作惊到了其他人,但是江波涛悄悄摆了摆手,他们都装作没有看见,让孙翔就这么走到门外。

“嘟——嘟——嘟——”这一次的等待时间更长。但是还是接通了。

“刘皓。”孙翔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干涩,像接触不良的唱片机,发声困难。

“嗯。”刘皓应了一声,还是跟刚才一样,没什么感情。

“我,我喜欢你。”孙翔说。他二十年来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告白的经验,也没有在意过被告白的经历。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话,讷讷地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那头是长长的沉默,孙翔靠在走廊窗边,轮回大楼的对面没有网吧,也没什么酒馆,道路管制严重之后连拉拉杂杂的摊贩都没有了,只有一家孤零零的小卖部,吕泊远和吴启偶尔去那里买点零嘴。

“我知道了,不是跟你说我在跟唐队谈事情吗,现在没有时间。”刘皓的声音很平静,好像他听到的不是一句告白,而是什么无关紧要又平淡无奇的晨间新闻,而他又没有空听。电话第二次被切断了。

孙翔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发白,手背上支棱起骨头,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要摔手机的手放下来,牙齿在嘴唇上咬出一道印子。

刘皓居然敢挂他电话。还是两次!

孙翔从来没有想过在嘉世对他言听计从,在任何情况下都笑面迎人的刘皓会用那么冷淡的语气跟他说话,而且用同一个借口敷衍他两回,还挂他两次电话。常规赛早就结束了,呼啸没进季后,这种时候,他还和唐昊有什么事情好谈。唐昊说不定都回家去了。

孙翔越想越气,手机还是擦墙边飞出去,落在楼道口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又磕在栏杆上顺着楼梯往下落。响动惊动了室内的轮回人。杜明悄悄拉开一条门缝,看到孙翔站在窗边盯着楼道尽头,眼神凶得要命。坏了,玩过了。他心里一哆嗦,连忙扭头叫江波涛,几个人犹犹豫豫地往外走。

“孙翔。孙翔?”他叫了两声才让孙翔回头来,杜明咳嗽了两声走上去,“那个,真心话大冒险而已……他,他说什么了?要不,”他挠挠头,“要不我们帮你打电话过去解释一下?”其他人都点点头,江波涛走到拐角那里把孙翔的手机捡回来,屏幕已经碎了,蜘蛛网一样盘踞在墨色的背景上。

“没事,你们接着玩。”孙翔摇摇头,任谁都听得出他口气生硬,没有人走。

“我说你们接着去玩啊!”孙翔攥着拳头吼出来,青筋在他额角浮出来,刚过二十的年轻人很快意识到他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孙翔抽了抽鼻子,抬手揩了一下有点发红的眼眶,“我都说了我他妈没事!”

一圈人面面相觑,虽然他们心里愧疚想要帮忙,可情况像是应该留孙翔一个人待着,但是同时他们都有些难以置信。玩大冒险给前副队打了个告白电话居然闹到这个地步。谁也没有想到。还是说孙翔和刘皓之前真的发生过什么。

迟疑之间孙翔却先动作起来。

“你们不玩了啊。那我不管了啊。”他说着话,一个大跨步迈到江波涛面前,一把夺过他手里自己的手机。屏幕虽然碎了,但手机还能用。孙翔划开来,打开通话记录,第三次拨出了那个号码。

“刘皓!我他妈跟你说!你要是再敢挂我电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买张车票到南京看看你跟唐昊到底有什么事好谈!”他这次连避讳都免了,站在休息室门口就对着电话大吼。走廊里一片寂静,只有他说话的余音在回音里一点一点低下去。那边似乎真的被这个威胁吓到了,半晌没有出声,也没有挂断。

“我跟你说,”孙翔缓了口气,“我喜欢你。我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他似乎不想考虑那头会出现什么反应,也不管现在仍然有诸多听众在场,他仿佛只是要抓住这一个机会,把要说的话,从头到尾说个干净。

“的确,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你挺烦的,在我身边转来转去,说话又总是不说重点让人听不懂。但是后来我觉得你满可爱的……大概是因为我们那时候都讨厌叶修,唉算了这不是重点,反正后来我觉得你很可爱,然后也不是那么难懂了。我知道我那会儿你们都看不起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懂,都拿我当对付叶修的枪。但反正我也有不好的,怨不得别人。……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总之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很好,也好看,他们说我怎么不谈个恋爱的时候我第一下就想到你。我不知道我怎么想到,但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就想跟你谈一下,你也答应了。我当时很开心的。 真的。你跟我说记者会当队长不能那么说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当队长很好,我可以当一个嘉世的好队长,然后你是我的副队长,然后……”孙翔靠在窗口,夏天的太阳很热烈,明晃晃地挂在天边,季后赛还有没几天就要开始了,他暂短地停了一下,然后接着说了下去,“然后我们去拿冠军。虽然听起来挺傻的,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相信我们可以拿冠军的。”虽然刘皓看不到,但是孙翔确确实实扬起了一点点微笑,他好像回到了还在嘉世的时光,回到那个年少无知却轻狂,头破血流却毫无畏惧的短暂青春。即使所有人都觉得那两年的孙翔倒霉得可怕,他自己也依然记得那些蓝天白云之下虽然微小但确实存在的亮色,它们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直到孙翔的话音落下,电话那头和这头都没有发出声音。轮回的人都沉浸在孙翔真挚的抒情里,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是先惊叹孙翔真的喜欢刘皓,还是感慨一直被以为单细胞的孙翔居然也有这么细腻的感情。但是那一瞬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那段光阴在孙翔人生里沉甸甸的份量,他们仿佛能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从那一个邂逅开始慢慢变化,就像路边的一株野花,在不经意之间开出靓丽的花朵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期待这段感情,这朵不出众但仍然好看的花,一直好下去,一直开下去。

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是没有什么温度。

“我说我知道了,我在……”刘皓的口气甚至有点不耐烦。

“你知道个屁!”孙翔突然激动起来,他按住窗框打断刘皓的话,一口气说了下去,“我不晓得你跟叶修苏沐澄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嘉世。我现在还是不懂,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常规赛结束我就一直给你打电话,但是你一直不接。还有下次的,刘皓。你看我,你看我不是也输给叶修输给韩文清。但是我现在在轮回很好。还有下个赛季。刘皓,我一直没有机会……”我一直没有机会站在你的背后一次,虽然这个机会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既然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候。拜托你。

孙翔没有能够把话说完,说到一半的时候,刘皓强硬地切断了电话。手机一下子被孙翔摔到地上,大概是彻底坏了,屏幕闪了闪,变成一片漆黑。

“你他妈把人话听完啊!”孙翔靠着墙面吼了一声,声音有些发哑。他揉着头发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手机就要往外走。

“等等,孙翔你别冲动!”就站在他身边的方明华连忙拉住他,他想也没想就猜孙翔多半是真的要买票去一趟南京,他是完全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但是眼下的情况,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剩下的人也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要把孙翔往回架。

“你们干嘛!不要管我的事!”孙翔红着眼睛挣扎,他活像一头困兽,在看不见的牢笼里冲撞。

“孙翔你冷静一点,”吴启的额头上被孙翔挥了一巴掌,他艰难地去按孙翔的肩膀,一边试图跟他说话,“这次告白不成功而已,刘皓他刚刚结束常规赛说不定心情也不好。你过一阵子,过一阵子再跟他好好说。”

孙翔冷着脸不答应,执拗地要外走,他发起狠来力气格外大,谁也拦不住。苦口婆心的劝说和孙翔的骂声杂糅着充斥在楼道里,杜明不小心被孙翔打到几乎要干起架来,江波涛连忙到两人中间调停,一切都乱七八糟的,像夏天永无止尽的蝉鸣,让人心烦意乱。

周泽楷一直都没说话,他想了想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来翻找起来。


刘皓把手机扔到床上,小金属块掉进被褥的缝隙里,很快连光都透不出了。唐昊索然无味地从他身体里退出来,带着满身酒气走进卫生间洗漱。狭窄的小旅馆里满是潮湿而腐朽的气息。

就像他一样。

刘皓想。

他就那么躺了一会儿,灼热的夏天味道混在风里从破了一道缝的窗里吹进来,又冰凉又闷热,身上的汗都冷下来,被风一吹,激起一阵鸡皮疙瘩。黏稠的液体顺着股沟一点一点滴到床上。冰凉粘腻的触感顺着尾椎一路上爬,让刘皓有点头皮发麻。他撑起身子,又有觉得有点乏,又倒了回去。卫生间里还响着哗哗的水声,过了一会儿,唐昊走了出来。他坐在床沿擦头发,用下巴示意刘皓可以去洗了。刘皓视而不见地闭上眼睛。唐昊不是个温柔的人,办完事儿从来不帮刘皓清理,可是他现在没力气,宁可难受也要过一会儿再去。

不处理后事还不喜欢带套,混蛋。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刚骂完,就听到唐昊说话。

“你喜不喜欢孙翔?”

孙翔那三通电话,要不是唐昊给他拿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划开了第一通,他一次都不会接的。可是接了第一次,就接了第二次,第三次。但是刘皓很后悔。他觉得他还是不应该接。

孙翔说电话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响,更别提最后那一通几乎全是吼的,即使没有扩音,唐昊也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他们上过床,但是刘皓对于把自己的私事泄露出去并没有半点兴趣,更不打算和唐昊讨论他和孙翔的感情问题。

刘皓没有说话,他仰躺在床上,感觉到不大床铺另一半的凹陷,唐昊靠在那个不知道雕了什么乱七八糟图案的床板上。他听到他冷笑了一声。

“没想到孙翔那家伙感情也满丰富的嘛。”平时没什么话的唐昊,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居然话多起来,这让刘皓很烦躁,他不敢对唐昊耍脾气,装作没听见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对抗。

“虽然是对你这样的人。”边上响起打火机的声音,然后浓浓的烟味飘过来。万宝路。叶修之前也常抽。刘皓特别讨厌这个味道。他动了一下,翻了个身,把鼻子捂进被子里,带着汗液的酸臭和灰尘的腐败气息也比那个好闻多了。

“不喜欢这个味道?”唐昊似乎看了他一眼,刘皓感觉到他的目光从自己光裸的脖颈一路下滑,沿着脊柱看到双臀之间。烟味忽然淡了下去。刘皓听到烟灰缸的动静。“我好像上次看到叶修也抽这个。你这么讨厌叶修。”他用着陈述的语气,好像很久之前就知道一样。刘皓还是没说话。他对叶修那点事,好像全天下都知道了似的,他脑子里回响着孙翔的话。是啊,太好想了,苏沐澄在那场团队赛里揪着他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还有赛后握手时的话,难保没有谁听到。他们还是老队友呢。稍微想想,就能猜到很多事。只不过刘皓是个小人物,嘉世又已经彻底出局,叶修当年这点七七八八,哪比得上他率一支新秀一举冲进季后赛有噱头,大媒体是不屑写他的,但是乱七八糟的小报纸和论坛早就真假掺半,无所不有了。不过联盟上层也许不关心,有势力的大媒体也许不关系,但呼啸俱乐部是不得不关心的。经理还没正式找他谈,不过刘皓已经探到一点口风了。呼啸对他不大看好。下个赛季该不会签他了。就这么退役,也太不甘心。但是还有哪里会要他呢。

刘皓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些。也许和唐昊的那一阵子激烈的性爱让他的头脑空白了一会儿,但是当那些事情结束,他又不得不开始想,一遍一遍。孙翔的十几个未接来电躺在通话记录的第二格。刘皓实在没有心情听他总是音量过大的发言,也没有兴趣和精力哄他。他已经不是他的队长,也不是他的恋人。和他说话他得不到任何东西。刘皓甚至有些荒唐地臆想,讨好一下唐昊,他会不会为自己说几句好话。这个队伍现在不怎么样,却是他最后的奢望。

只是他很清楚,奢望之所以叫奢望,就是因为它不会实现。所以现在他敢,对唐昊不理不睬。他们都需要发泄,仅此而已。

唐昊碾掉烟之后没有再点,他靠在床上,抬起腿不轻不重地踢了刘皓一脚。

“你跟孙翔也上过床吗?叶修呢?”

唐昊今天什么毛病。刘皓在心里暗骂,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来。

他和叶修当然什么都没有。和孙翔有的也不多。他跟孙翔没上过床。那个单纯的战斗法师谈起恋爱的样子正是和年龄一致的十八岁。他结结巴巴地问刘皓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刘皓累得在电影院睡着,孙翔冲他发了好一阵脾气。他还给刘皓买过饭,买过饮料。全是十八岁男孩子仅有的讨好伎俩。刘皓想不起来他那些时候都是什么心情。可能是觉得很累,他忙着跟叶修斗气,跟陈夜辉计算,当嘉世副队长,还要陪他的队长玩一场恋爱游戏。

但是他记得的,他跟孙翔有一个吻。特别浅,但是他记得。那是肖时钦转会嘉世之前没多久,孙翔非说要去什么公园散步,刘皓昏昏沉沉地从床上爬起来陪孙翔顶着一头烈日在公园里打转。孙翔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转悠了老半天,终于在一个不长的走廊停下来。他们坐在石凳上,孙翔指着尽头几乎要遮住走廊出口的紫藤萝给刘皓看。那些紫色的小花在阳光下都闪闪发亮,好像描了金边,朝气蓬勃的生命力像瀑布一样,毫无保留地倾泻而下。

“漂亮吧。”孙翔得意的口味好像那些紫藤萝是他种的一样,“我语文课学过一个课文好像就是写这个东西。大概是代表生命力?”他努力想了一会儿,未果,“反正挺好看的。所以想带你来看。”

“刘皓。”孙翔叫他。刘皓迷迷糊糊地盯着那片紫色发呆,它们好像真的流淌成一条腰带般的河流,绵延无尽地伸展开来。让人觉得温暖,又充满力量。

“刘皓,要是这个赛季嘉世打得不错的话,休假我们出去旅游好不好?”

“好。”对于孙翔的要求,刘皓大概下意识就选择了答应。十八岁的男孩子开心地笑起来,转着头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只是嘴唇和嘴唇贴在一起,持续不超过两秒。

刘皓一直很困惑,他那个时候几乎困得要睡着,却怎么能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到连孙翔下巴上那点还算不上胡子的绒毛蹭在他脸上的感觉都原原本本的记得。

可能是因为孙翔真的很喜欢他。他感觉到了。

被爱的感觉很好,谁都不会忘记。

“没有。都没有。”他的声音模糊不清,又轻得像一绺青烟,倏忽就不见了。但唐昊捕捉到了。

“哦。”可是他好像已经对这个问题失去兴趣,很随便地回应了一下。

边上忽然稍微空了一会儿,唐昊下床倒了杯水,“你跟叶修什么仇什么怨?”他喝了口水,换了一个问题,等到液体滚下喉咙,他就反悔了,“算了,我没兴趣。”

尽管不看什么论坛贴吧,唐昊肯定也是听过的,从别人那里,黄少天、孙翔、邹远……谁都行。但是他好像没什么反应。照样让刘皓去打头阵对叶修,人盯人负责盯叶修。他可能对这个真的没兴趣,不过反正正好称刘皓的意。但那又怎么样,知道这些事,总不会增加对他的好印象的。孙翔可能是个怪胎。但这个世界上,怪胎总是不多的。

唐昊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在这个有人却没什么生气的房间里飘荡。他走回来拿起手机看看,似乎提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按下接听。

“喂?周队有什么事找我?”

“刘副队,在一起?”

“嗯,他在。”唐昊脸上浮着玩味的笑,他把手机递到刘皓面前,“找你的。”刘皓并不伸手接。唐昊举了一会儿觉得手酸,按下扩音器丢到他枕头边上。

“他在,你直接说吧。”他跟周泽楷说。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然后像是要组织语言似的停了一会儿,“队里玩,孙翔大冒险。抱歉。”

刘皓沉默了一会儿,“哪里的事,怎么周队还亲自打电话过来,我没生孙翔的气。”

“嗯,孙翔他,真心的。”周泽楷又说,他没管刘皓的沉默,把那个意思换了一句话又说了一遍,“他真的喜欢你。”嘈杂的背景声里,周泽楷的声音稳当地传过来,像枪王的巴雷特狙击,从不落空。但是刘皓还听到孙翔的声音,他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

“队长,你把电话给我!”孙翔在各种劝慰声里不管不顾地扯着嗓门吼,“刘皓我跟你说,你给我等着,你敢挂我电话。你死定了!我现在就过来!”

他在轮回很好。

真好。

轮回是个好地方,很适合他。

后面好像是江波涛接过了电话。

“真的不好意思,刘副队,我们会好好劝他,让他情绪稳定了再联系你的。”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刘皓的回复,又说了一句抱歉,然后才挂断电话。

嘟嘟的忙音响了两下断掉。唐昊伸过手来拿回自己的手机揣进兜里。他已经穿完衣服准备离开,却听见细小的声音从刘皓那里传出来。他扳了一下刘皓的肩膀,刘皓没有反抗地翻过身子。他满脸都是眼泪,枕头上湿了好大一块,刘海也搭在一块儿。

“难看。”唐昊单腿跪在那张不宽大的床上,伸手掏了包纸巾丢给刘皓。他站直了身子要走,却还是回过身来。

“孙翔有一句话说的不错,还有下个赛季。”


发表于2017-01-22. 转载于 一碗小九喵. 159热度. 
  1. Michiyo一碗小九喵 转载了此文字